當前位置:首頁 > 地方要聞 > 上海
【援助筆記】我與我的貴州“粉絲”們
  陳霞,致公黨奉賢區總支部第二支部委員,奉賢區中醫醫院婦科副主任醫師,2006年10月加入致公黨。
  2020年6月底,她出發對口支援貴州務川,為期三個月。在那里,她認真履職,用自己高明的醫術和“致力為公,僑海報國”的擔當,為當地人民排除病患,帶教幫扶,深受好評。這是她與她貴州“粉絲”們的故事。

他們說七、八、九,這3個月是貴州最好的季節。而我就是在這個最美好的季節里遇到了一群最可愛的人——我的務川粉絲。


 

  她叫冉瑞蘭,46歲,農民,苗族,她家是因病致貧的典型家庭,屬于精準扶貧對象。 

  八年前,她因為右腎癌切了右腎,五年前殘存的左腎又查出慢性腎炎,她還有慢性盆腔炎,經常腹痛腰酸。但最困擾她的還是夜尿頻數,每天晚上要起夜8-12次,根本無法像正常人一樣安心入眠,整個小腹似有火球于內,灼熱疼痛煩滿難忍。四處求醫,陸陸續續服藥一年多了,毫無起色。 

  7月1日是我到務川縣仡佬族苗族自治縣中醫院婦科病房的第一次大查房,當時的她因盆腔炎后遺癥入院治療已經5天了,沒有好轉跡象,刻下“胸滿煩驚,小便不利……一身盡重,不可轉側”不就是《傷寒論》中“柴胡加龍骨牡蠣湯主之”之證嗎?于是,毫不遲疑給她用了“柴胡加龍骨牡蠣湯”合“桑螵蛸散”口服。兩劑后,她就自覺下腹部的灼熱感減輕了,夜尿由原來的8-12次,減少至5-6次。后來,每天等我查完房,她就拉著我要我上她家去玩。七劑藥服完,她除了每天晚上夜尿二、三次以外,其他癥狀都消失了。出院后只要她上縣城來,就會來醫院看我,每次還是不忘邀請我去她家里坐坐……

  這是我到務川后迎來的第一位粉絲。

 

  她叫王小鳳,39歲,農民,土家族,是因盆腔炎入院的。我準備給她開中藥時,她說她有慢性胃炎,經常吃飯喝水都會脹痛,所以不能喝中藥。診了舌脈以后,我還是給她開了六副顆粒劑,讓她試試。五天后,她很開心地告訴我中藥很管用!胃痛胃脹完全好了!

  回到辦公室,同事們不解地追問:都是些尋常草藥,為什么會有這么好的效果?是呀,這是經方的魅力,普普通通的“半夏瀉心湯”合平平常常的“厚姜半甘參湯”就是這么給力和神奇!


  雷泉,32歲,教師,仡佬族,月經紊亂一年,四月份性激素檢查提示卵巢早衰。第一次就診時滿臉霧霾,煩躁不安,胸悶乏力,失眠腹脹,經常漏尿,三十剛出頭的她,如同更年期的狀態。 

  在用“梔子厚樸湯”加“河車丸”為主治療二周后癥狀明顯緩解了,也對我露出了真摯的微笑…… 

  7月28日復查性激素提示卵巢功能明顯改善了,月經也開始規律了,再之后自然而然成了我的第三位鐵粉……
 

  除了朋友粉、姐妹粉,我在務川還有一群年輕的學生粉,大多是痛經和月經失調的學生妹。

  我到務川正值入伏之際,用經方配合痛經三伏貼或調經貼后,治療過程舒適感頗佳,女孩們都樂于接受,關鍵是療效確切,許多女孩都是疼痛而來,輕松而歸……


  除了病患粉,我還有一位小迷妹,叫高桂雪,是貴陽中醫藥大學中醫系的大三學生,是暑假來醫院見習的。

  每天她都跟著我,我去門診她就去門診,我到病房她就到病房,每次檢查、手術她都如影隨形,真正是我在務川的小尾巴。每次處方用藥她都會問為什么,為什么經方藥少但卻效果好……

  見習的最后一天,她說我跟她媽媽一樣的年紀,也跟她媽媽一樣的溫柔和耐心……她說她以后也要跟我一樣,做一名婦科醫生…
 

  還有一位同行粉,也值得記錄一下,他是我走訪當地的鄉村衛生室時遇見的。 

  這位鄉村醫生叫張舉,務川縣石朝鄉浪水村人,他是祖傳的中醫,是那一帶小有名氣的鄉村醫生。 

  他的愛人是子宮頸癌晚期(已錯過了手術和放化療的機會),他自己也是肺癌患者,還有一個在外地的婆婆年近70,全身關節疼痛,行走困難。 

  就算是命運并不眷顧這個世代行醫的家庭,但張醫生還是靠著家中的傳承和自己所學治療著妻子和婆婆,自己也是帶瘤生存珍惜著每一天。我和他聊了很多,包括經方在治療腫瘤方面的優勢、痹癥的經方治療,他完全認同我的觀點,同時向我介紹了他的治療思路和經驗,我們交流切磋,相談甚歡,應該算是互粉吧!
 

 

  初到務川,能贏得同事尊重、病患肯定的,不是你來自某地,也不是稍長的年齡,更不是技術職稱,而是實實在在的療效。中醫無論是急重癥還是常見病,只要方癥契合,效如桴鼓絕非虛言,而快速穩定的當首推經方。

  仲景之道,至平至易,仲師之法,古今咸宜!也正是經方讓我在務川能夠更好地履職盡責、服務大眾,我以真心待人,人亦還我真誠。務川粉,就是這種緣分的產物。而這些粉,拉近了我和貴州人民的距離,讓我覺得一切都是值得的,所有的付出都是理所當然的!

 

本網站由北京凱行同創科技有限公司提供技術支持-中國致公黨版權所有京ICP備10012841號
大乐透号码预测下一期